楊重源 台東馬偕醫院精神科主治醫生

千里之遙、愛無畏 海拔4500公尺的責任

~台東、西藏兩邊都是家,能為他們付出,讓我感到幸福~

籌募資源帶到千里之遙、海拔四千五百公尺的西藏塔須村,讓居民因擁有充足的營養品與藥包得以度過零下四十度的寒冬,讓高山上資源缺乏的孩子透過教育脫離貧困。成立「KARMA(註一)社團法人」,讓義診送暖到藏區的夢想永不間斷。

「當夏天來臨時,我就像隻候鳥,身上背負著再度踏上塔須的使命。聞著藏區特有的氣息,我有著恍如隔世的感覺,就像離家很久的孩子,終於回到家。」在2006年以前,從未踏上海拔四千五百公尺四川藏區塔須村的楊重源,從沒想過自踏上塔須村後接下來的每一年,當喜馬拉雅山的雪開始融化時,他會那麼渴望「回家」。

楊重源為藏傳佛教弟子,他的上師 堪袓仁波切於2005年時邀約楊重源前往一個醫療資源極度缺乏、離最近醫療診所須騎馬三天才能抵達的四川藏區塔須村義診,楊重源在第一時間斷然地拒絕,他心裡冒出了千個不去的理由,除了太遠、太高,更還有死亡率極高的高山症要克服。隔年,再度受到請託的楊重源,看見仁波切眼裡對塔須村的牽掛、憐憫與不捨,讓楊重源選擇接受此次的邀約。在一切未知的情況下,楊重源自費購入感冒藥、維生素與營養品共80公斤的藥品,展開前往千里之遙的旅程,旅途中楊重源出現嚴重的高山症反應,除了劇烈頭痛、噁心嘔吐外,更出現昏迷的情況,一路上仁波切安慰著他說:「回家就好了。」就在楊重源踏進塔須村時,劇烈的高山症狀竟神奇地在一瞬間獲得緩解。

須村是個四、五千人的村莊,附近的村莊長期處於沒有醫療的狀態,當村民生病時,他們也只有等待,等待奇蹟,同時也等待著死亡的威脅,楊重源咀嚼著生命「不公平」的挫折,也看見村民對於醫療協助的必需性,更讓他體會到他在塔須村看的不是「病」,是四、五千人的「命」!於是在第一次自西藏返台後,楊重源就無法停止這趟「回家」的旅程,他希望透過每趟「回家」的旅程,設立「簡易醫療所」,免費提供村民「簡易藥包」,加強村民對於公共衛生教育,藉此改善村民健康;並協助當地建造塔須希望小學,推動孩童受教計畫,籌措老師薪資及孩童教育經費,讓孩童免費讀書,可以藉由教育擺脫貧困。今年五月中,楊重源與本事合作出版《一切都是剛剛好-台東醫生在喜馬拉雅山塔須村的義診初心》一書,詳盡闡述他與塔須難捨的因緣,以及每次「回家」的心路歷程。籌募資源帶到千里之遙、海拔四千五百公尺的西藏塔須村,讓居民因擁有充足的營養品與藥包得以度過零下四十度的寒冬,讓高山上資源缺乏的孩子透過教育脫離貧困。成立「KARMA(註一)社團法人」,讓義診送暖到藏區的夢想永不間斷。

 



夢想計畫

楊重源計畫成立「KARMA(註一)社團法人」,結合更多力量,透過團隊分工,向大眾傳授義行的經驗,讓塔須村民、喜馬拉雅山脈其他偏鄉裡擁有更充足的醫療及教育資源。

得獎後未來一年計畫

獲得「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90萬元圓夢起步金後,楊重源將持續籌募藥品、教育資源,並預計在2014年8月第九度踏上西藏塔須村的返家之行,此行一個月的時間內,除為當地村民診療外,成立簡易醫療所,提供附近村莊「簡易藥包」使用,更持續推動公共衛生教育觀念,並籌措八位老師薪資及教育資源,讓200多位的孩子受教機會不間斷。於同年九月返回台灣後,楊重源將進行一系列分享活動,為塔須尋求更多義診資源。

註一:KARMA之名有三種意涵,一為「星星」,期待楊重源即將成立的協會發揮如黑夜裡閃耀的星星,指引著迷路的人,並以小小力量照顧有需求的人;另外也代表「志業」、「因緣」,因為眾人的因緣成立協會,更期許協會以服務有需求的人為志業。獲得「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90萬元圓夢起步金後,楊重源將持續籌募藥品、教育資源,並預計在2014年8月第九度踏上西藏塔須村的返家之行,此行一個月的時間內,除為當地村民診療外,成立簡易醫療所,提供附近村莊「簡易藥包」使用,更持續推動公共衛生教育觀念,並籌措八位老師薪資及教育資源,讓200多位的孩子受教機會不間斷。於同年九月返回台灣後,楊重源將進行一系列分享活動,為塔須尋求更多義診資源。

夢想紀錄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