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銘和 登上聖母峰的勇者、「中國百岳攝影計畫」 籌劃者

即使因凍傷失去手指及腳趾,也堅持要完成「中國百岳攝影計畫」,留下足以傳世的影像

~山,讓我一生癡迷,雖曾為它而受傷,但也因此燦爛。~

日本NHK製作的「絲綢之路」激起高銘和對中國自然文化的無限嚮往;看到電影「末代皇帝」,他欽佩好萊塢團隊拍攝中國歷史題材的功力;一位日本友人在尼泊爾待了兩年,只為出版「喜馬拉雅」攝影集的敬業精神也讓他心生敬意。但,中國壯麗山水與悠久歷史,卻都是由外國人發揚光大?這個問號到1991年高銘和第一次進入西藏拍照時,再度清晰了起來,中國美景一定非等外國人發掘和宣傳嗎?身為炎黃子孫的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為大自然做些什麼事讓它流傳千古?

於是回國後,高銘和開始構思「中國百岳攝影計畫」。先從中國地理歷史及國內外相關探險文獻中選出120座山峰作為基礎,再經過詳細研讀和比較後,確定出100座山為攝影目標,包括高度超過6000公尺的「探險攀登類」以及低於6000公尺,但在人文、歷史、自然景觀或地理地質學上有特殊價值的「尋幽訪勝類」。花了兩年時間收集整理資料之後,1993年高銘和展開實地拍攝計畫,然而,這個偉大的計畫,在1996年受到了嚴峻的挑戰……。

1996年5月10日,台灣首次由尼泊爾登上了世界最高峰「聖母峰」,高銘和是其中一員,但在回程時遇上一場暴風雪,造成了喜馬拉雅山登山史上最大的一場山難,奪走了來不及撤退的八位世界級的登山好手,高銘和是幸運的倖存者。在8300公尺處的冰坡上、零下50度的暴風雪中,高銘和不斷重複唸著自己的名字保持清醒,但是力氣終究有限,在他快要失去生命的一剎那,家人的臉孔突然浮現,讓他燃起求生的意志力,他開始扭動讓身軀不致失溫,在絕望中渡過了人生最漫長的一夜。這段經歷讓高銘和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不僅全身多處凍傷,所有手指、腳趾切除,鼻子也割掉換新,但高銘和卻體驗到生命脆弱的本質並且更敬仰大自然的力量,對於攀上高峰而受傷他始終無悔,他說:「人的一生短短幾十年,只要做一件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就夠了。」

經歷了大大小小的15次手術, 以及艱辛漫長的復健之路都沒有擊倒高銘和。1999年高銘和再度拿起相機投入「中國百岳攝影計畫」的工作,截至2010年為止,高銘和已經拍攝了55座山峰。登山家梅斯納曾說:「如果一位職業登山家要窮畢生精力向困難挑戰,死亡的機率幾乎是五十對五十,假使一個人準備終生登山,他必須要知道,或許自己就屬於會死在山上的百分之五十。」號稱「山癡」的高銘和深知這個道理,但仍無怨無悔的攀上一座座高峰,也攀越人生的極限顛峰。



夢想計畫

憑藉著攝影專業及堅持不拔的毅力,高銘和要走遍中國一百座山峰,用心留下足以傳世的影像,讓世人欣賞雄偉壯麗的山峰,以及其周所遺留下的歷史痕跡,同時收錄每座山峰的歷史及相關的傳說或故事,讓更多的人喜愛接近大自然,進而瞭解大自然的奧妙以及它與人類生命緊密相連的關係。

得獎後未來一年計畫

截至目前為止,高銘和已拍攝了55座山峰,獲得「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100萬元圓夢起步金後,高銘和預計用4年的時間拍攝剩下的45座,先由較困難的邊疆偏遠地區開始,然後是西北東北及華中等地,最後把拍攝完成的照片和收集的文史資料分類整理,將成果出版成攝影專集,讓世人可以更容易地分享這些大自然的美景。

執行進度

截至7月底已前往中國四川與青海完成四姑娘山、亞丁三怙山、青城山、雪寶頂、雀兒山、格聶山、年保玉則山、阿尼瑪卿山等8座山的拍攝工作, 8月18日出發前往新疆喀拉崑崙山脈拍攝,預計年底之前能達到12座山脈的拍攝目標。

夢想紀錄短片



夢想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