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清荷蘭萊登大學環境科學中心博士候選人

將自行創作的大地情詩與台灣現存四十六種尚存的原住民語言相互翻譯與對話,描述這美麗之島上的每一族的動人故事。

~我願化作酒神玳奧尼索司,將孕育於這美麗之島福爾摩沙的感情化作一篇篇的大地情詩。~

1990年,羅永清大學時期每年都利用暑假參加台東布農族部落的山地服務隊後,到原住民部落陪小朋友唸書。越深入那小小的二十幾戶部落,越感受到部落中隔代教養或單親造成的家庭問題比比皆是,而他卻又是那麼的無能為力。於是他開始思考「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減輕原住民的苦難,讓所有族群都幸福共存?」也因為這樣,羅永清從外文系降轉到研究少數民族的人類學系,希望能透過理性的探索發覺人類問題的根源,包容差異並能關懷、反省當代社會問題的素養。

為了增進原住民與漢人文化間的交流與了解,近二十年來,羅永清始終投入原住民文化研究,從未想過轉換跑道或更改研究目標,尤其是原住民的切身問題更是他深入探討的主軸,包括阿里山鄒族人與基督教的關係、調查原住民土地權上的歷史過程及法學原理等,以及天災過後,實際參與原住民災後的重建工作等。一路走來,羅永清住過、走過、蹲過、路過許多島內及東南亞的原住民部落,他除了進行深奧冷門的學術研究之外,受到天性熱情爛漫的原住民影響,羅永清也不時地自然流露出一些部落的語彙,情感細膩的他甚至在這期間寫下近百首的「大地情詩」,詩詞間抒發了台灣原住民與土地的深刻關係,並為這美麗之島福爾摩沙貢獻關於風土地景的深層底蘊。

2006年,羅永清前往荷蘭萊登大學攻讀博士,他發現在這擁有四百多年歷史的古城牆上寫著一首首的詩,雖然不知是何種語言,但卻充滿人文氣息並且令人想一探究竟,更激發了羅永清對「參與式創作譯寫詩牆計畫」的靈感。他想,如果他的大地情詩也可以刻在牆上,就能吸引民眾閱讀牆上文字中的原住民故事,讓更多人了解台灣原住民。夢想有了雛形後,羅永清展開行動,將他所創作的大地情詩與台灣現存四十六種的原住民語言相互翻譯,進行一種從未有人實踐過的全島性文化對話與理解。

通常語言翻譯需要專業背景與訓練,但羅永清想要實踐的是一種透過翻譯的參與,討論並且交流彼此語言的符號以及文化異同,於是,羅永清計畫招集願意參與翻譯的原住民朋友,組成46個族語的翻譯小組,用一年的時間進行翻譯,最後結集成冊發表與頌讀,同時取得牆面,繪上大地情詩,讓此詩牆勾勒每一族的生活相貌與文化,也成為福爾摩沙寶島的原創藝術。羅永清說,大地情詩不只是人文藝術的計畫,也是台灣在地文化的傳承。今年三度報名「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的羅永清,正走在一條彰顯台灣擁有多元語言以及融合文化的部落小徑,這條小徑,充滿各族迥異的精采與夢想的浪漫。



夢想計畫

將自我撰寫的大地情詩與台灣現存四十六種尚存的原住民語言相互翻譯與對話,進行一種前所未有的全島性文化對話與理解,並藉由在地發表、討論、網路宣傳甚至是裝置在公共空間或藝術,讓更多人了解台灣原住民的文化,以及他們與這塊土地的情感。

得獎後未來一年計畫

獲得「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61萬元圓夢起步金後,羅永清將召集可以創譯的原住民朋友,將一篇篇的大地情詩進行翻譯與對照,經過討論、校對後,並請在地人檢閱,再透過公開投稿、網路部落格宣傳、大地情詩詩集的出版,讓生活在這塊美麗之島上的所有人,透過文字之美深入了解台灣原住民的文化、歷史與情感。

執行進度

目前已找到28族的標準拼音方式,請來22位不同族群的翻譯人員進行詩作翻譯,5月時接受人間福報專訪,並在Google平台上完成了部落格網站的建置。預計9月開始,將另邀24 位不同族翻譯人員翻譯其他的詩作,並開始與第一批翻譯者確認翻譯作品及進一步側寫翻譯過程;12 月底前達到30種語言翻譯稿的目標,並希望明年1月底時能完成其他14 種語言初稿,一併合成書稿,舉辦部落成果發表會及完成書稿一校。

夢想紀錄短片



夢想專書